日博娱乐城开户-让每个人平等地提升自我

2017-11-20 05:31:05 来源:泊薇网 参与互动 

  为什么蹲起会头晕?

  中国科协在其官方平台“科普中国”辟谣,称“其实还真不是这样。这是体位变化导致的‘一过性低血压’状态,血压太低导致脑供血不足,才会出现上述不适症状。”和贫血完全是两码事。

  专家介绍,体位性低血压大多数是由于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引起直立性小动脉收缩功能失调所致。

  什么人容易这样?

  体位性低血压高发人群是老年人和儿童,尤其是老年人,据统计65岁以上老年人体位性低血压可达15%,75岁以上更可高达30%至50%。

  其主要表现是突然变为直立体位时血压偏低,还可伴有站立不稳、视物模糊、头晕目眩、四肢乏力、二便失禁等,严重时会晕倒,但常在几秒内清醒。少部分继发于其他疾病,如脊髓疾病、急性传染病或严重感染、内分泌紊乱、慢性营养不良或使用降压药、镇静药之后。

  怎样治疗这种病?

  体位性低血压,应如何治疗呢?专家建议,一旦发生体位性低血压应立即平卧,保持脑供血的灌注,避免跌倒、摔伤。同时,测量血压、脉搏以帮助诊断。待完全恢复后,可以测量不同体位的血压和脉搏,以便于明确诊断,防止因晕厥给病人带来不良影响。还要积极寻找病因以对因治疗,症状明显者,可穿弹力长袜。

  长期卧床的病人和患有高血压的老年人,在站立时动作宜缓慢,在站立前先做准备动作,如握拳等轻微的四肢活动,有助于促进静脉血向心脏回流,避免体位性低血压发生。此外,为预防体位性低血压应避免饮食过饱或饥饿,不饮酒;坚持适度体育锻炼,增强体质;保证充足睡眠,避免劳累和长时间站立。

  本报记者孙乐琪 J245

  户力平

  “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即将到来。制假、售假、缺斤短两、以次充好等损害消费者利益的行为,历来为人们所痛斥。古代虽没有“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消费者权益日”,但从一些法令条文、史籍及民间笔记中,仍然可以看出古人对消费者权益的重视和保护。

  兵马司兼管“市司”

  欺行霸市“无帖”经营“杖一百”

  明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朱元璋在南京设兵马司,兼管市司,并规定在外府州各兵马司“一体兼领市司”。永乐二年(1404年)北平(永乐十九年,即1421年改称北京)设城市兵马司,“兼领市司”。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后,分置五城兵马司,“职责颇繁”,其中“命在京兵马指挥司并管市司,每三日一次,校勘街市斛斗、秤尺,稽考牙侩姓名,时其物价”。

  清朝定都北京后,基本沿袭了明朝的城市管理体系,《大清律例》中有“市廛”之款。“市廛”指交易之所,亦即市场,对其管理有明确规定。如对经营中的欺行霸市行为,雍正十三年(1735年)便规定:“京城一切无帖(龙帖,即营业执照)铺户,如有私分地界,不令旁人附近开张;及将地界议价若干,方许承顶;至发卖酒斤等项货物,车户设立名牌,独自霸揽,不令他人揽运,违禁把持者,枷号(拘留)两个月,杖一百。”此后又增加了“霸市欺人,致伤致死者,从严而议,无以宽纵”的规定。

  据《北京商市》记载:清顺治年间,京西有个叫刘长龄的煤商,因独揽阜成门外的煤市,诨名“黑五爷”。他纠集一帮地痞、无赖,将门头沟一带“驼户”运来的煤炭强行低价收购,然后高价售出,不从者要么被轰走,要么遭打杀。他欺行霸市,无法无天,但一些官员还与其“投刺会饮”,从中得利。顺治九年(1652年)六月,都察院左都御史洪承畴将刘长龄的罪行上奏皇上。顺治皇帝大怒,命掌管内三院的皇叔郑亲王济尔哈朗督办此案。不久刘长龄被捉拿问罪,并被斩首于菜市口,其党羽数十人分别领刑。与此案有牵连的多名官员有的被革职,有的被充军,为其充当“保护伞”的兵科(衙署)给事中(正五品)李运长被斩首。

  定期“校勘街市斛斗秤尺”

  缺斤短两要“撅秤杆儿”“杖六十”

  坑害消费者利益最常见的行为是缺斤短两,为此,明清时期对度量衡严格管理。明朝规定,市场交易所用的度量衡必须与官府定制的标准相符,且经官府核定烙印后方可使用。明洪熙元年(1425年)、正统元年(1436年)、景泰二年(1451年)、成化五年(1469年)、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等,朝廷都曾颁布过核校度量衡法令。制作和校定标准量器之事最初由司农司负责,后改为工部。“凡度量衡,(工部)谨其校勘而颁之,悬式于市,而罪其不中度者”。官府对秤的制作也有明确规定:“锤儿无捅移,杆干要正直,量数儿须匀密。世人个个讨便宜,赖你成平易。铺面营生,出入一例,好名头从此起。轻重在眼里,权衡在手里,切不可差毫厘”。清律中也规定私造度量衡器具违法:“凡私造斛、斗、秤、尺不平,在市行使,及将官降斛、斗、秤、尺作弊增减者,杖六十,工匠同罪。”

  清代对缺斤短两的惩处也极为严厉。乾隆年间,兵马司官员“二至三日一次,定期校勘街市斛斗秤尺”,一旦发现有作弊的,当即处置,最直接的方式是将斛、斗、秤、尺没收或当场销毁,俗称“撅秤杆儿”、“砸秤盘儿”。嘉庆年间,前门外廊坊二条有家油盐店,掌柜的私下里备了两杆样式相同的秤,其中一杆让伙计使用,遇有兵马司官员校勘斛斗、秤尺,以此秤应付。另一杆为掌柜自己所用,但已做了手脚,修改了秤的定盘星,原本一斤为十六两,变成了一斤十三两,也就是称重时少给买家三两。一日,兵马司正副指挥突然亲自校勘街市上的斛斗、秤尺,当时掌柜的正在给买主称盐,兵马司官员破门而入,使他措手不及,作了假的秤被查出,当即被撅了秤杆儿,随后被羁押,“杖六十”,店铺被封三个月。

  制假售假“各笞五十”

  售卖变质猪肉致死“斩立决”

  以次充好,制假售假也是市场上常见的,明律规定:“凡造器用之物,不牢固、真实,及绢布之属纰薄、短狭而卖者,各笞五十,其物入官”。货物“不牢固”,纺织品“纰薄”、“短狭”,均属次、劣商品;“不真实”,则是指冒牌、假伪或者以次充好者;“短狭”,也指尺寸不合格、数量不足的商品。

  据传,清康熙年间,南城兵马司曾要求出售玉器、金银首饰等贵重商品的店铺在销售商品时,要与购买者立有合约,即承诺买回后五天内发现问题的,可以找卖方退货;卖方不退的,可以向官府“投诉”,由官府强令卖方退换。

  乾隆十六年(1751年),正逢乾隆皇帝的母亲孝圣皇太后60大寿,满朝文武大臣便到处搜寻奇珍异宝以做寿礼。有位大臣从琉璃厂西口的“景德轩”瓷器店买了一个宣德年间的如意宝瓶,准备进贡给老太后。可巧当晚有位玩老瓷的朋友到访,于是请他给刚买的宝瓶掌掌眼。来人仔细看过之后断言,以此物之款识、器型、纹饰、胎釉及彩料而辨,绝非300年前宣德年所造,时不过五年,实为赝品。大臣闻之,怒气顿生,第二天便找到卖家。掌柜的自知理屈,退了钱款,但买者不饶,要问他的罪。掌柜的一个劲求饶,付了一张一千两的银票,算是赔罪,而那宝瓶也让买主给砸了,以免再去坑人。

  明清时期对危害食品安全的行为均施以“重典”。《明代市场管理》载: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规定:“发卖猪羊肉灌水,及米麦等插(掺)和沙土货卖者,比依客商将官盐插和沙土货卖者,杖八十。”意思是说,凡是出售“注水肉”,以及为了增加重量,故意在粮食和食盐里掺沙土的,打八十大板。清代除了将此规定编入《大清律例·比引律条》外,乾隆年间又规定:“凡售以质变禽畜之肉,致人或亡或残者,施以重刑,不以宽饶。”

  清代猪市(民国称猪市大街,今称东四西大街)以东四为中心,分散着数十家猪店和猪肉杠(也称肉铺),每天连夜将当天收购来的生猪宰杀,第二天出售。有的商户见利忘义,竟将已变质的猪肉出售。据传道光年间曾发生过因出售变质猪肉而出了命案。猪市东口有王氏猪肉杠,一年三伏天,从乡下收购一只病死的猪,连夜大卸八块,天亮后低价叫卖。不想当天下午便有多人找上门来,说吃过早上在这里买的猪肉后上吐下泻,有的已不省人事。此事很快报到兵马指挥司,因人命关天,兵马司立即上呈顺天府。当日王老板被捉拿,不久被判“斩立决”。

  商品须明码标价每月“取勘诸物时估”

  卖物以贱为贵“杖八十”

  明初已由官方确定物价,实行每隔二三日“时其物价”,并规定“务要每月初旬取勘诸物时估,逐一核实,依期开报,毋致高抬少估,亏官损民”。民间市肆买卖一应货物的价格,“须从州县亲民衙门,按月从实申报合于上司”。宣德元年(1426年),朝廷颁令,凡“藏匿货物、高增价值”的商户,“以钞罚之”。《大明律》市廛门“把持行市”条规定:“凡诸物行人评估物价,或贵或贱,合价不平者,计所增减之价坐赃论。一两以下笞二十,犯止杖一百,徒三年,入己者准窃盗论”;“凡买卖诸物,两不和同,而把持行市,专取其利,及贩鬻之徒,通同牙行,共为奸计,卖物以贱为贵,买物以贵为贱者,杖八十”;“若见人有所买卖,在傍高下比价,以相惑乱而取利者,笞四十。”

  据《前门大栅栏史话》记载:清雍正五年(1727年)正月,京城大雪,多日不止,漕运及陆运均受阻,多家米庄、米面行、陆陈行(经营玉米、小米、小豆等杂粮)几近断货,为此一些商户哄抬粮价,“日涨三次”,于是有人到兵马司“投诉”。随即兵马司派人对前门大栅栏粮食夹道(今称粮食店街)等巡查,不到半日就查出二十多家粮店私涨粮价,有的粮价甚至比平日高出近一倍,随即上报。第二天,这些粮店、米庄有的被罚银,有的被封门。其中一家名为“宝成号”的米庄,私下里囤积大米百余石(约一万二千斤),以高价出售,被查出后全部充公,掌柜的被杖八十。

  随着互联网进入下半场,众筹也通过不断的自我迭代进入了筹后时代,线下渠道、服务、供应链、saas平台等服务方式成为构建众创生态的关键因素。3月8日,京东众筹与宏图Brookstone签订战略合作意向,根据战略协议规定,双方将利用彼此的资源优势,全面扶持和孵化优秀的双创企业,为双创企业在口碑、品牌、渠道、营销推广、运营等方面提供全方位帮助,同时京东众筹的优质众筹产品也将入驻宏图Brookstone线下实体门店。

  不难想象,随着此次战略合作的开启,京东众筹的线上创新产品将与宏图Brookstone的线下优势资源将实现有机融合。也就是说,通过宏图Brookstone的线下门店资源,京东众筹的优质众筹产品可以放在线下进行展示和销售,甚至还可以覆盖售后、维修,后台供应链等服务。

  显而易见,此次合作不仅提升了众筹产品的曝光度和京东众筹的品牌影响力和知名度,也为宏图Brookstone线下门店注入了新的活力,双方优势实现了最大程度的优势互补,并大幅提升了京东众筹的筹后服务能力。

  优化资源配置 实现线上线下全面融合

  我国众筹行业虽然起步较晚,但发展势头却十分强劲。经过几年的发展,国内众筹行业已经进入寡头格局的时代。其中,京东众筹作为国内最大的众筹平台,截至目前包括产品众筹、私募股权融资在内,共累计众筹募集金额超过44亿,稳坐国内众筹行业第一的宝座,无人能够撼动。

  此次京东众筹与宏图 Brookstone的战略合作可谓是不谋而合。京东众筹平台致力于为用户提供高逼格、高品质,带有创新性的低价好物,产品类型不仅局限于智能硬件类产品,更是覆盖当前市场上的所有品类产品。目前京东产品众筹共分为四大板块,分别为科技创新、文化创意、娱乐、公益,已涵盖包括家电、家居、母婴、旅游、出版、音乐、游戏、影视、汽车、体育用品等在内的人们日常所需的绝大部分产品。

  而作为国内领先的新奇特产品销售平台,宏图Brookstone始终围绕消费者日常生活中的痛点和喜点,通过各种渠道,融合吸纳众多的优秀产品,推广新奇特的产品和新奇特的生活方式。此外,宏图Brookstone注重卖场体验、产品展示效果、门店设计等内容,深受市场欢迎。

  不难看出,双方在产品覆盖面上有着天然契合的基因,通过此次战略合作,进行资源的优化配置,共享大数据信息资源库,将打造线上众筹与线下零售的全新模式。届时,京东众筹强大的平台和资源优势,联动宏图Brookstone提供的线下门店渠道,以及双方生态扶持能力互相渗透,将共同打造众筹产品的“线上+线下大生态”服务平台,迸发众筹模式进入筹后时代的几何效应。

  完善供应链支持 构建国内外创客链接

【编辑: 日博娱乐城开户-让每个人平等地提升自我 】